國家實驗室國際運作模式比較研究
2019-05-06 14:52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上海市在建設國家實驗室的工作中,應學習借鑒國家實驗室建設與管理的國際經驗,根據上海的實際情況揚長避短,充分發揚后發優勢,努力實現彎道超車。

一、課題研究深入研究了國家實驗室的定義、現狀及主要特征

國家實驗室應成為開放的國家公共實驗研究平臺。國家實驗室應擁有先進完善的實驗研究平臺,為多學科交叉提供支撐。科研儀器統一管理,對國內外開放使用。鼓勵國家實驗室自主研制先進儀器設備和研發測量分析方法。國家實驗室內部應注重學術交流;并以先進的裝備和良好的學術氣氛、學術地位吸引國內外優秀科學家來實驗室開展獨立或合作研究,努力建立“以我為主,廣泛合作”的國際合作新模式,成為在國際相關領域有重要影響的研究基地。

二、課題深入研究了國外國家實驗室主要經驗和存在問題

國外國家實驗室主要經驗是:美國國家實驗室的主任負責制的領導體制,人員的合同管理制,嚴格規范的質量控制機制。美國國家實驗室是世界各國爭相仿效的典范。俄羅斯實行國家科學中心體制,保存了一批從事國防相關研究的骨干科研院所和科研隊伍。德國國家重點實驗室織建設模式:政府所有政府管理的建設模式、政府所有委托管理的建設模式、合同當事人管理的建設模式。比利時興辦的“大學校際微電子研究中心”成功要訣就是與國際一流研究所和企業合作,內部實行民主集中決策制。德國的智能數據實驗室和比利時的“大學校際微電子研究中心”,在與企業結合方面進行了積極的探討,都值得借鑒。

國外國家實驗室存在問題是:美國國家實驗室的特點是國有民營,問題是資金大幅縮減,無法保證。英國國家實驗室的特點是三權分立(決策、執行和監督),問題是效率低下。德國國家實驗室的特點是發揮共同的大型科研組織(如馬普學會)的作用,問題是很難形成合力。日本、法國國家實驗室的特點是實行類似公務員的管理方式,問題是積極性無法充分調動。

三、課題報告提出了國家實驗室建設的方向與特點

國家實驗室建設的方向是:第一,國家實驗室的科學研究要堅持基礎性、前瞻性、交叉性方向。按照美國能源部的規劃,國家實驗室應當更注重科學領域的交叉點,而不是各個學科內部;國家實驗室的價值,在于它們能從事高校或民間研究機構難以開展的交叉學科綜合性研究。第二,堅持學術為本的社會責任和科學價值方向。國家實驗室堅持使命驅動。美國能源部國家實驗室為符合能源部使命的長期性研究目標提供可持續支持。國家實驗室承擔的政府任務具有長期性,研究的科技內容具有可持續性。國家實驗室的規模優勢不容小覷。上海在布局建設國家實驗室時,應充分考慮大學及大型工業企業的需求及優勢,有效凝聚和整合全國財物資源和科技資源,發揮其國家創新平臺和經濟增長引擎的功能。

國家實驗室建設的基本特點是:第一,要聚焦發展重點,彰顯特色。國家實驗室建設要與上海科技創新優勢結合起來,與經濟社會發展實際緊密結合起來,如:生命科學、生物科技,在某個重點領域爭取第一。上海要拿綜合效益去比較,而不是去拿設備裝置去比。應充分發揮上海整體優勢和綜合功能,從而發揮國家實驗室的帶動作用。第二,要聚焦體現實力,體現功能。國家實驗室聚焦于大尺度科學。美國能源部國家實驗室的科研任務大部分由大尺度、長期性的科學研究組成。這些科學研究超越一般學術和工業界的視野,能夠發展成為科學和技術界廣泛受益的科學能力。第三,要聚焦交叉學科、集成發展。國家實驗室建設是一個體系。要打破行政隸屬關系,建立交叉學科隊伍。例如美國能源部國家實驗室的機構組成跨越了多個學科門類,因此,國家實驗室也會常規性地支持具有良好的學科交叉性質的研究隊伍。

四、課題報告提出了上海國家實驗室建設與運作的對策建議

上海實踐應該是生動而多樣化的,當下有聚焦,未來可延展。上海建設國家實驗室的實踐,應該是生動而多樣化的。

面向更多未知領域,包括但不限于物質科學、生命科學、信息科學等。目前,體現集中度、顯示度、先進性和規模性的,可能是光源、蛋白質、人工智能等,未來可延展到無人車、無人艇、無人機等的核心技術研發,以及對深淵、深空、深坑等前沿科學的探索。

面向更多戰略合作伙伴。目前聚焦中國科學院,但是與國內外的頂尖科研機構、大型產業集團和社會資本可以密切接觸,深入溝通,抱持主動、積極、開放的態度。譬如北京,已擁有多家國家實驗室,仍在進行大膽創新,北京市政府、比爾?蓋茨基金會和清華大學,聯合發起設立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聚焦健康醫療重大需求和世界創新前沿。

面向更多高端研發集聚區域。2020年前聚焦張江科學城,聚焦國家實驗室本部、總部,今后逐漸由點到面到網,拓展到其他有條件的區域,譬如臨港地區、嘉定、寶山、崇明等,甚至在時機成熟時到海外設立“離岸”型國家實驗室。也可以將國家實驗室網絡中的中低層級、輔助機構,疏解到長三角其他地區。互聯互通、共建共享是其中關鍵。

面向更多科技創新領域的游戲規則。一開始是作為現行規則的參與者,爾后是共同規則的優化者,最后是新型規則的引領者。創新要素資源的研發、轉化、交易,要圍繞自由貿易制度,持續提高便利化程度。中國特色、上海特質的國家實驗室全生命周期運作模式,應該推動全球科技創新規則體系的變革。上海責無旁貸。建議加強國家實驗室和正全力推進改制改革的上海技術交易所的制度性聯動。

五、課題研究先后撰寫兩個專題報告,對上海的抓住國際機遇乘勢而上提出了具體建議

第一是狠抓“組織落實”。做實市級領導小組;做強實驗室理事會;做精實驗室國際學術委員會。建議盡量采納“虛置實管”“虛置直管”模式,保障后期的運營效率和使用頻率。

第二是狠抓“人才落實”。建立首席科學家中心制;建議利用特朗普政府削減科研經費的契機,“美資退、中資進”,“捕捉”美國國家實驗室高端人才,營造R& D in Shanghai for the world(開展研究發展,在上海、為世界)的氛圍。

第三是狠抓“機制落實”。建立和區域創新開放共享機制;建立國家實驗室發展基金;完善項目經費穩定支持和競爭性支持相協調的機制。

第四是狠抓“環境落實”。除了漸進、創新、局部解決個人所得稅激勵、雙重或多重國籍(外國人居留和出入境管理)、與國外通聯等問題,還需強化國際科學家來上海這座理想之城實現其科學理想和事業價值的認同感、歸屬感。上海的國家實驗室,應該發出這樣的號召:全球科技創新人才到上海去,到最有變化的前沿去,到最具成長性的創新空間去,擁抱中國市場,擁抱全球進步。

抓好國家實驗室建設,是上海市加快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的重要之舉。繼生產、消費、投資等活動的國際梯度轉移之后,創新研發轉移和創新要素交易之勢基本成形。自由貿易制度(雙自聯動政策)和國家實驗室(重大設施設備集群供給)等,如能在短時間內配套到位,對于根本提升我國、尤其是上海的系統性科創競爭力,將起到顯著推動作用。     上海在大力推進國家實驗室建設過程中,應當采取國際上先進的管理體制和機制,在引進世界頂尖人才、推動科研成果共享、調動科研人員積極性等方面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的道路,為我國的國家實驗室建設提供可推廣的經驗和做法。



國家實驗室是國之重器,是科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牽引性戰略。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要在重大創新領域組建一批國家實驗室。2016年5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又進一步明確提出:“在明確國家目標和緊迫戰略需求的重大領域,在有望引領未來發展的戰略制高點,以重大科技任務攻關和國家大型科技基礎設施為主線,依托最有優勢的創新單元,整合全國創新資源,建立目標導向、績效管理、協同攻關、開放共享的新型運行機制,建設突破型、引領型、平臺型一體的國家實驗室。”2017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指出,“要集中力量建設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依托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群籌劃國家實驗室。”在2017年7月13日召開的十一屆市委第二次全體會議上,韓正書記對“加快國家實驗室落地,提高集中度和顯示度”提出了明確要求,應勇市長也明確指出:“要抓緊制定國家實驗室籌建方案”。

為深入比較研究國際上國家實驗室運作的模式和做法,為上海進一步推動國家實驗室建設提供啟示和借鑒,課題組通過實地調研、深入訪談、專家研討,提出了本市國家實驗室建設與運作的對策建議,供市政府決策參考。

广州恒大中超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