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航交所打造“智慧航運”品牌的成功經驗及對上海的啟示
2019-04-26 09:57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一、紐約航交所打造“智慧航運”品牌的主要做法

近年來,紐約航交所在提供航運保險、航運融資租賃、衍生品避險等傳統服務的同時,逐步將業務重心轉向航運數字化發展與平臺化建設,不斷推進航運服務的智慧化進程。

1、深度聯合行業主體。一方面,紐約航運交易所匯集了各國航運運營商、第三方服務商等行業主體,實現整體流程無縫對接的航運服務,整合航運資源。另一方面,與大型航運公司開展深度合作,不僅與馬士基、達飛、中遠等航運業巨擘存在航運業務合作關系,而且與馬士基、達飛、赫伯羅特多家船公司建立資本紐帶關系,吸引船公司入股紐約航交所。

2、優化線上航運服務。紐約航交所自成立以來,始終定位為“航運界領先的數字平臺”,旨在提升航運業整體的數字化水平。不僅將大部分航運業務線上化,如在線訂艙、預訂鎖艙、信息查詢、物流追蹤等,同時提供標準化的數字化貨運合同、數字化集裝箱遠期運費合約等衍生業務,有效提升航運信息的可共享性。同時,紐約航運交易所還與馬士基、達飛等航運企業合力研發相關領域的信息服務技術與產品,共同促進航運業的數字化轉型。

3、完善電商平臺建設。針對傳統航運電商平臺存在的安全隱患、信用違約等問題,紐約航運交易所進一步完善電商平臺。一是制定完善的信用審核機制。通過引入大型船公司、銀行及相關金融機構等,對平臺的買賣雙方進行嚴格的信用審核,有效完善了事前預防違約機制,通過凈化平臺環境提升用戶的參與意愿。二是建立嚴格的違約懲罰機制。針對傳統航運業務流程中的甩柜、棄艙等違約行為,紐約航交所設定了高額懲罰金,部分航線的罰款比重甚至達到運費的20%,提高了交易雙方的違約成本。目前,紐約航交所正逐步轉向“以管代罰”的模式,通過技術手段控制違約風險。

二、上海航交所的現狀與困境

作為國內唯一一家國家級航運交易所以及國內最早成立的航運交易所,上海航交所在上海國際航運中心建設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但是,隨著國際航運市場和航運產業的變化,上海航交所面臨著一系列的發展窘境:

1、航運指數交易量低,主營業務不成規模。目前,上海航運交易所及其控股的上海航運運價交易有限公司,已推出國際干散貨、中國沿海煤炭、上海出口集裝箱共13類指數,覆蓋了航運市場主要貨種及航線。但從實際交易量看,相關運價指數交易量較低,部分運價指數甚至出現零交易的狀況(見表1),難以發揮價格發現、市場定價的功能。一方面,此類指數專業性強、定價工具復雜,參與者以行業內機構投資者為主,對行業走勢判斷較為一致,市場活躍度不高;另一方面,受2008年中國航運企業在遠期運費協議交易市場上巨額虧損事件的影響,航運主體參與指數交易的意愿較低。因此,航運指數交易的吸引力在逐年下降,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上海航交所的主營收入和行業影響力。

上海航運運價交易有限公司航運指數交易量(單位:手)

運價指數

合同

5.11交易量

5.18交易量

上海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

EU1805

184

9

EU1806

34

41

EU1807

15

20

EU1808

4

2

EU1809

373

2

EU1810

2

2

UW1805

47

3

UW1806

25

30

UW1807

12

15

UW1808

2

2

UW1809

2

2

UW1810

2

2

中國進口干散貨運價指數

SX1805

0

0

PX1805

0

0

中國沿海煤炭運價指數

QH1805

0

0

資料來源:上海航運運價交易有限公司  截止日期:2018年5月20日

2、國內航交所同質化競爭激烈,領先優勢地位逐步喪失。近年來,大連、天津、青島、重慶、廣州、武漢、寧波等多家航運交易所不斷涌現,其功能、業務大多參照上海航交所模式,同質化特征明顯。部分航交所逐漸拓展服務產品、創新服務模式,對上海航交所形成挑戰。如寧波航交所除了提供在線訂艙、船舶融資、航運保險、航運金融等業務外,還與寧波航運艙位網、寧波海運、寧波電子口岸等開展多方合作,致力于打造航運電商領軍平臺。此外,國內航運企業也紛紛開啟平臺建設,中國外運的“海運訂艙網”、中遠海運與阿里巴巴合作推出的“一海通”、中運集運旗下的“泛亞航運電商”等各類航運電商平臺不斷問世。上海航交所未能抓住機遇,將資源優勢整合為平臺功能優勢,在平臺建設方面陷入前有大型企業領先、后有其他航交所追趕的尷尬局面。

三、上海航運交易所發展“智慧航運”的對策建議

為擺脫目前的運營困境,上海航交所應借鑒國內外航交所的創新舉措,轉變運營模式,打造“智慧航運”,在打響上海航運服務品牌中發揮積極作用。具體建議如下:

1、技術和服務雙管齊下,打造智慧航運平臺

在技術層面,充分利用物聯網、大數據、云服務等相關信息技術,對接張江高科技園區及高等院校科技資源,提升對航運大數據的整合能力;在服務層面,堅持以航運電商平臺為中間媒介,提供線上詢發盤、訂艙攬貨、提前鎖艙、線上委托代理、在線支付等各類業務,并拓展標準化的數字運輸合同、遠期運費合同等衍生業務,有效提升航運服務效率。

2、強化航運信用體系建設,改善航運業態環境

信用體系的構建與完善是航運互聯網發展的關鍵,也是航運電商平臺著力解決的痛點。針對傳統電商平臺出現的棄艙等違約行為,借鑒紐約航交所做法,將銀行等金融機構納入平臺建設,推行信用審核與反饋機制,完善事前預防與事后懲罰機制,有效構建并完善航運市場信用體系。在此基礎上建立平臺用戶的信用檔案與“黑白名單”,最終實現互聯互通的行業信用體系,促進“智慧航運”平臺健康發展。

3、聯合行業主體,打造上海航運指數品牌

上海航交所應充分發揮平臺集聚效應的優勢,進一步提升航運資源聚集度。通過不斷吸引船公司、機構投資者、個人投資者入駐方式,提高國際集裝箱和沿海煤炭等航運運價指數交易產品的市場需求,提升交易規模與市場活躍度,全力打造上海航運指數品牌,促進運價指數掛鉤協議的應用與推廣。

4、整合多方資源,拓展新興服務產品

上海航交所應發揮引領作用,增強各航運主體間的交流合作,實現服務和產品創新。在服務創新層面,通過“智慧航運”平臺有效整合多方機構,與船東、港口等合作推出“一站式航運服務”;與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共同完善平臺信用機制并提供新型融資避險服務。在產品創新層面,可借鑒紐約航交所的“公司入股”模式,與大型船公司開展多領域的深度合作,研發智能航運技術、航運指數衍生品、航運物聯網等創新產品。最終,通過平臺打通航運產業鏈上下游各個環節,發揮航運資源集聚效應,提升航運業界話語權,為打響上海航運服務品牌提供支撐。

5、發揮自貿政策優勢,提升智慧航運品牌競爭力

利用自由貿易區政策逐步放寬金融外匯管理、優化通關程序、簡化中轉運輸流程,提升航運電商平臺交易的需求規模;發揮上海浦東航空港和洋山深水港優勢,增強航運電商平臺用戶的物流保障;利用北外灘航運服務總部基地、上海航運金融產業基地和洋山-臨港航運服務集聚區提升航運電商平臺交易的價值能級。通過發揮上海的制度、基礎設施和“港、區、園”聯動優勢,提升“智慧航運”平臺的競爭力,打響“管制簡化、服務優化、技術先進、引領國際”的“智慧航運”品牌。


原稿來源:上海市社會科學創新研究基地、上海市政府決策咨詢研究基地工作室  王翀、汪傳旭

广州恒大中超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