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資企業所反映的中國商務環境問題及其對上海的關注點
2019-04-26 10:05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一、美資企業在華市場整體表現提升

調查顯示,盡管中國GDP增速放緩,但2017年仍有40%的受訪企業取得了兩位數的銷售增長。整體業績表現提升表現在以下方面:一是銷售業績有所提升。2017年數據顯示,由于消費支出仍保持強勁態勢,政府的“微刺激”對工業產品及日用產品起到了利好作用,美資企業的經營表現與一年前相比有所改善。75%的受訪企業表示2017年收入會有所增長,該比例在2016年為62%,僅有9%的受訪企業預計其收入將會下降,該比例在2016年為17%。二是絕大部分企業的利潤有所增長。在盈利情況方面,與前幾年情況一致,64%的受訪企業表示在中國業務的利潤有所增長,有68%的受訪企業表示其在中國的增長前景好于全球其他市場;僅9%的受訪企業認為其在中國的增長前景不及全球其他市場。三是美資企業看好未來中國市場。有48%的受訪企業表示將加快對中國的投資,計劃擴大其商業版圖,增加員工人數,擴大現有業務或引進新的產品或服務。

二、美資企業在華發展面臨的主要挑戰

長期以來,在華美資企業一直面臨與中國本土企業的競爭、政策不確定性,技術轉讓,網絡安全保護等問題的困擾,這些因素制約了美資企業在華發展。

一是與本土中國企業競爭方面。2004年、2010年,以及自2014年以來,與中國本土企業的競爭一直被列為美資企業在華發展所面臨的前十大挑戰首位。調查顯示,有95%的受訪美資企業認為,其在華的主要競爭對手是中國非國有和私營企業,68%的企業認為這個挑戰來自中國國有企業。同時,受訪企業認為,中國國有企業享有外資企業無法獲得的政府優惠融資等優勢和各種優惠(圖1)。


二是行政許可與審批方面。受訪企業認為,中國繁瑣的行政許可和審批過程阻礙了投資和相關企業的擴展,近四分之三的受訪企業認為中國的行政許可改革迄今沒有帶來任何改變,而80%的企業指出目前這些問題出現在中央政府層面(圖2)。


三是面臨投資壁壘。受訪企業認為,美資企業面臨外商投資壁壘、創新政策、標準制定以及安全可控的技術要求等方面的壁壘。調查顯示,只有26%的會員企業認為中國的政策環境比其他新興市場更好,低于去年的34%,有57%的受訪企業尚未看到四年前宣布的經濟改革所帶來的影響,而24%的受訪企業認為這些政策和法規是影響利潤增長的主要制約因素。

四是執法標準不一。79%的受訪企業認為,提高中國監管環境的透明度、可預測性以及公平性將會提升企業對華的投資水平,僅6%不受上述環境影響,其中超過一半的企業對自己在投資中受到不公平待遇時,對所提供的追訴措施感到不滿,這主要反映在法律法規模糊不清、執法不一致且很少最終采納征求意見等方面。此外,在過去三年中,有近20%的受訪企業被要求技術轉讓。調查顯示,技術轉讓要求只有30%的美資企業認為可以接受,50%的美資企業不能接受,并設法降低請求,但最終仍會轉讓部分技術。受訪企業認為,表面上看是中方合作伙伴要求技術轉讓,許多案例表明,中國政府是這些技術轉讓要求背后的推手。

五是知識產權保護執法方面。企業最關心的知識產權侵權問題依次是:商業秘密(28%)、商標(28%)、專利(22%)、版權(16%)和其他(6%)。58%的受訪企業認為在過去一年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情況甚至略有惡化,40%的企業覺得略有改善,只有極少企業(5%)認為改善情況明顯。絕大多數受訪企業表示,缺乏行之有效的刑事震懾是中國在建立健全的知識產權保護體制的過程中的巨大阻礙,由于在中國保護知識產權擔憂,因此決定限制其在中國銷售的產品類型以及在中國進行的研發活動,以減少知識產權侵權的風險。

六是網絡安全及數據流動壁壘。82%的受訪企業都對中國的數據流動和技術安全政策表示一定程度的擔憂,其中55%的企業認為,中國的互聯網法規和虛擬專用網絡(VPN)限制性規定對企業正常開展業務造成了影響。此外,65%的受訪企業認為,中國對跨境數據流動予以了限制,在中國無法使用全球信息技術解決方案,55%的受訪企業表示,無法獲得中國以外的云服務應用;53%的受訪企業認為,企業數據或消費者數據被竊取,對中國境內網絡服務(速度、性能、境外網站的鏈接性能)不滿意。

七是營運成本上漲的挑戰。近90%的受訪企業對不斷上漲的成本表示關切(圖3),其中人力資源成本增長最為明顯(占93%),成為最受美資企業關心的成本問題。2017年,73%的受訪企業員工工資漲幅為5%-10%,另有3%的受訪企業員工工資漲幅超過10%。自2012年以來,企業勞動力成本累計增長34%。

三、美資企業對上海營商環境關注的幾個問題

由于《2018年中國商業環境調查》是由華盛頓總部承擔完成的報告,沒有具體反映美資企業對上海營商環境方面的問題,因此,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與美中貿易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就美資企業針對上海的問題進行了座談交流。美資企業對上海主要關注五個方面的問題。一是事中事后監管不夠透明。上海取消行政審批后,出現事中事后監管不透明,監管部門頻繁來企業“問話”等新情況,為此,有些美資企業還新設人員專門應對監管部門的不定期監管。代表處還反映,不同監管部門的流程不一,給企業帶來諸多不確定性,此外,對國內外企業的監管是否一視同仁也存在疑慮。二是關注環保政策的調整。隨著環保政策的趨緊,企業排污費也在調整中,盡管美資企業在滬設廠不多,但由于有些總部在滬,因此還是關注排污費的調整。三是虛擬專用網絡(VPN)限制性及其使用便捷性。代表處反映,2017年,美資企業由于無法登錄境外網站曾一度引發不必要的恐慌。事后發現,上海電信公司曾要求美資企業對VPN進行登記備案,由于絕大部分企業是通過中介代理提供VPN服務的,事先告知不到位,溝通不暢,才造成恐慌。四是金融服務開放,美資企業非常關注上海金融服務進一步開放的政策和舉措。五是人員往來的便利性。由于美資研發中心和在滬地區總部逐漸增多,人員往來日益頻繁,美資企業關注專家及研發人員往來上海簽證的便利性問題。

針對上述問題,建議有關部門與美資企業進行必要的溝通,聽取對方的意見和建議,逐一加以解決,不斷優化上海的營商環境。


原稿來源: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

《2017年中國商業環境調查》

執筆整理: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信息處  周師迅

上海電力學院  時浩

广州恒大中超赛程